当前位置:宠物百科>综合>资讯>正文

有没有关于打雷的诗句励志:马力,猛禽醒来一首诗

人气:214 ℃/2024-05-05 12:25:25

塞壬:还好,依旧保持着读诗的习惯。早上读了这首诗,只觉得头顶砸开光,一直浇灌全身的热烈,昂扬与高蹈。我早就自觉情感在钝化,表达方面已自觉在收拢,然而,我还是喜欢这样明朗的外放与嘹亮啊。写这首诗的马力常年受病痛的侵扰。青蛙解读诗,就好像是,他说了我想要说的话。

《猛禽醒来》

马力

燕隼与短耳枭不可混淆。白天掠过对面山脊的燕隼

与深夜醒来、跟我一起巡逻梦境的燕隼略有差别

有唯物论的灰背隼、游隼、矛隼、草原隼

有学院派的马岛隼、新西兰隼、毛里求斯隼

博物馆填充了玻璃义眼的标本隼

跟我一样死不瞑目

还不够。还需要更多深夜醒来

随我自由翱翔的冕雕、兀鹫、鸿和鹄

需要勇气、热爱和牺牲

填充每平方逶迤壮丽的河山

天蓝如海,燕隼归来,鸿鹄归来

在帕米尔高原,在梦想从未远去的亚洲

2020.1.6小寒

强大有力的对象

不可抑制的中年,突然爱上崇高和优美,突然从巨大高阔的虚空中爱上渺小纷扰熙攘人间,爱上地球的历史,它的苍翠与焦黄,它的坦荡与皱褶,它的每一处都浸透了苍茫,不可归纳的血与火、奋争与生死。

学院派哲学家大概喜欢在正式场合宣读自己的高头讲章,在理性的层面谈论优美在客观事情中的自然属性,和另一种不知疲惫的持久的美好感情。田野樵夫和贩夫走卒与其不同,他们站在田野上往往为自己泥土中刨食而向天祈福,他们聚集在街头讨论生计几乎不使用哲学家们漂亮的术语,他们不会站在文化馆馆员的角度谈论个人情趣和美妙感受,但他们会与中国古代的哲学家一样望见猛禽,说天道地。“天道恢恢,岂不大哉!言谈微中,亦可以解纷”,太史公所言之天道在当代之中国,之帕米尔高原,之“梦想从未远去的亚洲”,并不因猛禽们难以望见而不存在,并不因人们总被自利所驱使而不足以成就大自然或天意的目的,总体上天道总能成其为天下之大公。

洪流滚滚,我们总是能从各类杂志上、微信朋友圈冒出的一些小诗中读到一种情蕴,包含着自怨自艾、自哀自怜的温柔的悲情。但在马力的此诗中,一种潜藏着忧愤、壮志未酬的崇高感一读之下就油然而生:如云的豪杰也要严格区分同道与同类,辨识白昼与黑夜,探究什么事物让之辗转反侧和彻夜难眠。可以想见,几千年来,平原与高山、大泽与河流遍布着他们的“勇气、热爱和牺牲”。我们确切地知道,这是真正悲壮、优美与崇高交响的沉重欢乐。

当然,那些未被伟大的成份浸染过的大脑与身体,在大地上只能留下轻微且短暂的痕迹。崇高与卑微,优美与粗俗,永恒与速朽,正是在阵列比较中会发现屑小与鼠辈,正是这些差异会变成忧伤,变成迷惘。正是这股难捺的情绪像意志薄弱者的立誓,它继而可能变成对优美与崇高的模仿:肉身的痛苦就像是心灵的创伤。

天道在天上行走,也在人间横迈涯际与心坎。我的诗歌同道,如果我还有诗歌同道,就一定知晓,用辉煌的悲剧与苦役强行解读马力的诗必将错误,但若遵循古代哲人的告诫依天道而行,优美与崇高的情感就一定充盈字里行间。诗歌的翅膀掠过逶迤壮丽的河山而为整个国家和人类担忧,这样的诗人将无比谦逊,也极为骄傲——毫无疑问作为强大有力的对象将反对投机客与小商贩眼里的诗歌。

青蛙

2020年9月11日星期五凌晨0:45

搜索更多有关“有没有关于打雷的诗句励志:马力,猛禽醒来一首诗”的信息 [百度搜索] [SoGou搜索] [头条搜索] [360搜索]
CopyRight © 2021-2024 宠物百科 All Rights Reserved. 手机版